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胡話

時間:2019-09-28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思瑾 點擊:
胡話

    我上小學的時候,總是好奇那些寫日記的同學會在本子上寫什么。悄悄挪到他們身邊,就會被靈敏地發現,攤開的本子也就被遮個嚴嚴實實。這種行為激怒了我。但我不會去搶,那是流氓的行徑;也不會正面詰難“為什么不讓我看”之類的話,那簡直是強詞奪理;而是旁若無人的在他們周圍繞來繞去,大有一種“你不讓我看,我也不讓你寫”的意味,看到他們無法從本子上移開的雙臂和冷漠厭惡的注釋,我的嘴角都不自覺的上揚。現在想來,感覺自己那時候像一只蒼蠅,實在沒什么可驕傲的。
    我有一個從小學就認識的朋友,到現在已經八九年了。她說我那時總愛嘿嘿地傻笑,比如走路的時候,閑聊的時候,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時候,甚至上課的時候。我這才對小學的記憶突然清晰起來。我那時的確愛笑,笑得傻,笑得突然,笑得讓人莫名其妙,還使他們有些受到驚嚇。其實我只是想到了有趣的、難忘的往事。當我興致勃勃地講給別人聽——大概是我不會講故事或指不出可笑的地方在哪里——他們不理睬,只是奇怪地看我;再后來,我有了改變,給予的回應是擺擺手:“沒事,只是想笑”,他們又說我是瘋子。但我不是什么奇怪的瘋子,我只是記起了一些難忘的趣事;可我現在記不清那些事是什么了,我只知道一定都是讓人快樂、開心、幸福的簡單的事,一定都是。
    童年的那點兒破事,說不說都無所謂的,既與成人世界無關緊要,說出來也毫無實用性可言。但兒童們就要說,若不用個什么引開他們注意力的話,很可能無止境地說下去,不管這話有沒有用,不管別人愛不愛聽。事情隨年紀增長漸漸多起來,,本應話也會越多些,反而無從開口了。“嘿嘿嘿......”總讓人覺得癡傻,之后我便“呵呵呵”了,這倒是有幾分涵養的意味在里面,也無關乎童年的趣事。但別人說一句,我就“呵呵呵”,敷衍未免太過明顯,現在改成“哈哈哈哈哈”,體貼自然,是敷衍的標志。
    你若問我真心去笑是什么樣子,我答不上來,大概和敷衍沒有太大差別。畢竟謊說多了,連說謊者也不知它是真是假。有人“呵呵呵”地說真話,有人能“哈哈哈哈哈”地說假話,長時間下來把自己也迷惑了。
    我想起那些寫日記地同學了。原來那時他們是在日記里寫真話;原來我并不像一只蒼蠅,而是一只令人憎惡地害蟲,啃噬了他們想要說真話的渴望。
    這是懲罰么。如今,受到報應似的,總感覺一只無形的大手將我要溜出嘴邊的真話悉數奪去,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又悉數歸還,叫我只說給自己聽。我已很難再對人講出真話了,所以把它記成日記,以彌補無限的假和惡。但我終究罪大惡極成習慣,連日記里都夾雜欺騙性的文字。真話假話模糊不清,畢竟我欺騙了我自己。
    又或許根本不存在什么真話假話,到頭來只是我渾渾噩噩的一堆胡話而已。
作品集思瑾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思瑾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9-28 19:09 最后登錄:2019-10-05 21:10
网络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