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先行后愛,老公請聽話 > 正文 > 第二十七章:小谷被拍走
第二十七章:小谷被拍走



更新日期:2019-08-26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當炎翼謙接起南墨的電話,南墨的口氣好像不太好。

“怎么樣?”炎翼謙口氣中多了點顫抖,很怕從南墨口中聽到不幸的消息。

“嗯,現在有個棘手的問題”,南墨少有的認真。

他正盯著電腦上一張圖片,圖片顯示是一座大游輪,跟普通游輪差不多,看不出有什么異樣。

“嗯,然后?”,炎翼謙深呼吸一口氣,看來問題不是那么簡單的。

“查到了程小谷具體位置,但是情況比想象中的復雜。定位我發給你,我叫上禹柏,在那里會合”,知道時間緊迫,只能先發定位后續再論。

“好”,炎翼謙掛了電話,看著定位皺了下眉頭,怎么是在海中央的?

最近的禹柏真的是得了相思病,時時刻刻都在想那張俏皮的笑臉,搞得他每日都像個癡漢一樣,盯著手機傻笑。

突然手機響起,嚇得他抖了下,手機直接摔了下去。

“靠,哪個孫子來吵老子!”禹柏拿起手機一看是南墨,接了之后準備開罵,就聽到南墨一本正經的語氣,還帶點焦急。

“日不落碼頭集合”,南墨也不廢話,直接說地點。。

“好。”,接著,套上外套,臨走前還不忘帶煙,也召集了人手,直接出發。

剛好,炎翼謙停好車,南墨和禹柏也的車輛也接連抵達。

禹柏嘴里還叼著一根煙,南墨拿起平板電腦,點出具體位置。

“在這游輪上面”南墨點出一張游輪照片。

“這里,打著商人聚會的旗號,經常進行桃。色交易,以拍賣的形式進行交易,達成交易的話可以將人帶走在游輪上度過美妙的一天。即使政府一直在打壓,但是這個組織毫不畏懼,后臺也是很強硬。”。南墨手下平板電腦,抬頭看著炎翼謙,接著說。

“她就在里面,而且還是等會的拍賣對象”,南墨剛說完就感覺上一股強大的殺氣在身邊圍繞。

“這么說我想起來了,之前還找我談合作這個項目來的,我拒絕了,不是我底下的組織”,如果是他底下的組織,他不弄死他,敢打兄弟女人的主意。

“走”,炎翼謙眼神望著遠處,商人的嗅覺都很靈敏,炎翼謙不覺得單憑劉曉親,能將程小谷弄到這種地方來。

是誰都好,他再也不是10年那個任由人追殺的羔羊了。

程小谷被拍賣會拖了下來,手臂又被注射了一針,接著被扛進了一個房間。

來到一個房間,直接被甩在地上,又被拉起來綁住,接著用手銬將她雙手雙腳鎖在椅子上。

“咯!咯!咯!”高跟鞋踩地的聲音響起,程小谷看到站在眼前的劉曉親。

“看來還是不能信你”,程小谷眼里滿是厭惡,她真的很蠢。

“哼,你也是,真善良,善良到讓我覺得惡心”,劉曉親捏起程小谷的下巴,心情好像很愉悅。

“你最好是放開我”,程小谷扭開頭,不想看劉曉親此時的嘴臉。

“小谷,你還記得初中時候,咱們班里那個與其他學校的男同學在舊房子里做羞羞事后照片被流傳嗎?”劉曉親坐在程小谷面前。

“你想說什么?”程小谷當然記得,那時候那個女的都被逼到跳河自殺了。

“因為她喜歡上了我喜歡的那個男孩子,而該死的男孩也選擇了她,所以,我只能讓她身敗名裂”,劉曉親說得淡定自若。而程小谷聽完睜大眼睛難以置信。

“還有,高中那個誰,叫什么英的,后面被綁在小巷里全身赤裸你也記得吧”,劉曉親看了炎眼自己的美甲,很滿意。

“劉曉親,你真不是人”,程小谷非常憤怒,她當時就覺得奇怪,平時斯斯文文女孩子們怎么都變成這樣。

“小谷,還記得隔壁班那個喜歡你男生嗎?后面也因為父母親離異,他跟著母親離開了”,劉曉親好像沒聽到程小谷的話一般。

程小谷沒有說話,她記得,那個男孩還挺老實善良的。

“那是因為找了人上了他媽,又讓他爸當場抓到”,劉曉親抬起自己的雙手,這手真好看。

“你有病!”,為什么以前她不知道劉曉親這么歹毒。

“小谷,其實只要你乖乖在我身邊當一只丑小鴨,乖乖的聽我的話,而不是搶了我的風頭,還搶了梁浣,我們還是好姐妹的,你說是嗎?”,劉曉親突然嘟著嘴巴說著,樣子好不委屈。

“哼,劉曉親,你真的有病”,程小谷覺得劉曉親病得不輕。

“所以,我只能在梁浣面前演一些戲,例如你媽媽是因為出軌被你爸抓到了投江自殺,但你自己覺得很難堪,編造是你媽得病走了。”劉曉親說得時候,看著程小谷的表情,她知道程小谷在意什么。

“劉曉親,你有病就趕緊去治,你污蔑我媽媽做什么!”,果然,踩到了程小谷的雷區。

“還有,還有呢,說你爸搶劫殺人逃罪了,現在還逍遙法外,你說,我是不是適合去當編劇”,劉曉親笑的好不開心,為自己的聰明點了個贊。

“你這種人,遲早會下地獄的,你不得好死”,無奈程小谷雙手雙腳被手銬拷住,不然,她真會被劉曉親千刀萬剮。

“小谷,我遇到那么多人,其實,我真的很愛梁浣,怪就怪在你被他的心偷走了,你知道嗎?他就連睡著了都在叫你的名字”,劉曉親眼神黯淡,她怎么會不如程小谷呢?

“哼,那是你活該。”,眼前的女人真的一點都不值得可憐。

“小谷,你真的很好,從小都有人護著你,就算你沒學歷,沒背景,還是有人為你拼命,把你護得一塵不染,但我呢?我真嫉妒你,恨不得你早點去死,真的,我希望你死”。劉曉親突然轉變了個人似的,眼神變得歹毒。。

“但是,我覺得直接送你去死太便宜,我還是想讓你死前好好記住這輩子的事,哈哈”劉曉親說完哈哈大笑,自我陶醉中。

這時,拍賣行上的油膩男打開房門,一臉色瞇瞇的走了過來,眼神只盯著程小谷。

“小谷,放心,我會記錄好的”,劉曉親說完,拿起一臺攝像機,對著油膩男嫵媚一笑。

“先生,不介意我在旁幫你拍攝,為今晚這美妙的一夜留個紀念,她可喜歡了,你也喜歡,對吧”,劉曉親說完,打開攝像機。

“哈哈,喜歡,喜歡,小人兒喜歡的我都喜歡”,油膩男說完,撫摸著程小谷的小臉。

程小谷一陣惡心。

劉曉親樂此不疲,找了好的位置把攝像機固定起來,然后對著程小谷搖搖手,準備出門。

程小谷絕望的吶喊,連流滿面。對于此時,手無寸雞之力的她而言,就只能這樣了嗎?

“砰!”大門被踢開,連帶門口兩名黑衣人被踢了進來。

炎翼謙一進門,就看到油膩男正對程小谷下手,瞬間宛如地獄修羅般。眼里滿是殺氣。

网络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