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王小波: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時間:2019-09-2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王小波 點擊:
王小波: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我有個外甥,天資聰穎,雖然不甚用功,但也考進了清華大學——對這件事,我是從他母系的血緣上來解釋的,作為他的舅舅之一,我就極聰明。
 
  這孩子愛好搖滾音樂,白天上課,晚上彈吉他唱歌,還聚了幾個同好,自稱是在“排演”。這使鄰居感到悲憤,主要是因為他的吉他上有一種名為“噪聲發生器”的設備,可以彈出砸碎鐵鍋的聲音。
 
  要說清華的功課,可不是鬧著玩的,每逢考期臨近,他就要熬夜突擊準備考試,這樣一來就沒有時間睡覺。幾個學期下來,眼見他變得尖嘴猴腮,兩眼烏青,瘦得可以飄起來。他還想畢業后以搖滾音樂為生。不要說他父母覺得災禍臨門,連我都覺得玩搖滾很難成為一種可行的生活方式——除非他學會喝風屙煙的本領。
 
  作為搖滾青年,我外甥也許能找到一個周末在酒吧里彈唱的機會,但也掙不著什么錢,假如吵著了酒吧的鄰居,或者遇到了“整頓”什么的,還有可能被請去蹲派出所——這種事我聽說過。此類青年常在派出所的墻根下蹲成一排,狀如在公廁里如廁,和警察同志做輕松之調侃。當然,最后還是要家長把他們領出來。這孩子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姐夫、姐姐,對這種前景深感憂慮,他們是體面人,丟不起這個臉。所以長輩們常要說他幾句,但他不肯聽。最不幸的是,我竟是他的楷模之一。我可沒蹲過派出所,只不過是個自由撰稿人,但不知為什么,他覺得我的職業和搖滾青年有近似之處,竟口口聲聲說:“舅舅可以理解我!”因為這個緣故,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都要負起責任,勸我外甥別做搖滾樂手,按他所學的專業去做電氣工程師。
 
  雖然在家族之內,這事也屬思想工作之類,按說該從理想、道德談起,但因為在甥舅之間,就可以免掉,我徑直進入主題:“小子,你爸你媽養你不容易。好好把書念完,找個正經工作吧,別讓他們操心啦。”他的回答當然是,他想這樣做,但辦不到,因為他熱愛音樂。我說:“有愛好,這很好。你先掙些錢來把自己養住,再去追求愛好也不遲。搖滾音樂我也不懂,就聽過一首《一無所有》。歌是挺好聽的,但就這歌名而論,好像不是一種快樂的生活。”我外甥馬上接道:“舅舅,何必要快樂呢?痛苦是靈感的源泉哪。前人不是說:‘沒有痛苦,叫什么詩人?’我記得這是萊蒙托夫的詩句。”連這話他都知道,事情看來很有點不妙了……痛苦是藝術的源泉,這似乎無法辯駁:在舞臺上,人們唱的是《黃土高坡》《一無所有》;在銀幕上,看到的是《老井》《菊豆》《秋菊打官司》。不但在中國,在外國也是如此。就說音樂吧,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是千古絕唱,據說素材來自俄羅斯民歌《小伊萬》,那也是人民痛苦的心聲;美國女歌星瑪麗亞·凱莉,以黑人靈歌的風格演唱,這可是當年黑奴們唱的歌……照此看來,我外甥決心選擇一種痛苦的生活方式,以此凈化靈魂,達到藝術的高峰,該是正確的了。
 
  但我偏說他不正確,因為他是我外甥,我對我姐姐總要有個交代。因此我說:“不錯,痛苦是藝術的源泉,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柴可夫斯基自己可不是小伊萬;瑪麗亞·凱莉也沒在南方的種植園里收過棉花;唱《黃土高坡》的平時都打扮得珠光寶氣;演秋菊的卸了妝一點都不悲慘,她有的是錢……這種種事實說明了一個真理:別人的痛苦才是你藝術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會成為別人的藝術源泉。”因為我外甥是個聰明孩子,他馬上就想通了,雖然開掘出藝術的源泉,卻不是自己的,這不合算——雖然我自己并不真這么想,但我把外甥說服了。他同意好好念書,畢業以后不搞搖滾,進公司去掙大錢。
 
  取得了這個成功之后,這幾天我正飄飄然,覺得自己有了一技之長。誰家有不聽話的孩子都可以交給我去說服,我也準備收點費,開辟個第二職業——職業思想工作者。但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吹噓我有這種本領,給自己做廣告,而是要說明,思想工作有各種各樣的做法。本文所展示的就是其中一種:把正面說服和黑色幽默結合起來,馬上就能開辟出一片新天地……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网络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