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鴛鴦刀(第二章)

時間:2019-09-2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金庸 點擊:
鴛鴦刀(全文在線閱讀)>   第二章

  周威信心想:“江湖上有言道:‘忍得一時之氣,可免百日之災。’”當下強忍怒氣,說道:“取笑了!四位是哪一路的好漢?在哪一座寶山開山立柜?掌舵的大當家是哪一位?”那瘦子指著那病夫道:“好,說給你聽也不妨,只是小心別嚇壞了。咱大哥是煙霞神龍逍遙子,二哥是雙掌開碑常長風,三哥是流星趕月花劍影,區區在下是八步趕蟾、賽專諸、踏雪無痕、獨腳水上飛、雙刺蓋七省蓋一鳴!”

  周威信越聽越奇,心道:“這人的外號怎地羅里羅唆一大串!”只聽那瘦子又道:“咱四兄弟義結金蘭,行俠仗義,專門鋤強扶弱,劫富濟貧,江湖上人稱‘太岳四俠’那便是了!”周威信心想:“聽這四人外號,想來這瘦子輕功了得,那壯漢掌力沈雄,這白臉漢子流星錘有獨到的造詣,那‘煙霞神龍逍遙子’七字,更是武林前輩、世外高人的身份。‘太岳四俠’的名頭倒沒聽見過,但既稱得上一個‘俠’字,定然非同小可。江湖上有言道:‘寧可不識字,不可不識人。’”于是抱拳說道:“久仰久仰!敝鏢局跟四俠素來沒有過節,便請讓道,日后專誠拜謁。”

  蓋一鳴雙刺一擊,叮叮作響,說道:“要讓道那也不難,我們也不要你的鏢銀,只須借一兩件寶物用用,那也行了。”周威信道:“什麼寶物?”蓋一鳴道:“嘿嘿,你來問我,這可奇了。你自己不知道,我怎知道?”

  周威信聽到這里,知道今日之事決計不能善罷,這“太岳四俠”自是沖著自己背上這對“鴛鴦刀”而來,心想:“江湖上有言道:‘容情不動手,動手不容情。’這四人一出手必是厲害殺著。”當下緩緩抽出雙鞭,道:“既是如此,在下便領教太岳四俠的高招,哪一位先上?”他回頭一招手,五名鏢師和總督府的四名衛士一齊走近。周威信低聲道:“對付這些綠林盜賊,不用講什麼江湖規矩,大夥兒來個一擁而上。江湖上有言道:‘只要人手多,牌樓抬過河。’”自己心中卻另有主意:“讓他們和四俠接戰,我卻是奪路而行,護送鴛鴦刀赴京才是上策。江湖上有言道:‘相打一蓬風,有事各西東。’”

  只聽蓋一鳴道:“大鏢頭,我是雙刺蓋七省,斗斗你的鐵鞭拜八方。咱哥兒兩打一個七上八落,七葷八素!”說著身形一幌,搶了上來。周威信竟不下馬,舉起鐵鞭一格,使一招“桃園奪槊”,將他峨眉刺格在外檔,雙腿一挾,騎馬竄了出去。蓋一鳴叫道:“好家伙,大鏢頭要扯乎!”周威信轉頭叫道:“我到林外瞧瞧,是否尚有埋伏!”說著縱馬向外奔出。花劍影流星錘飛出,逕打他后心。周威信左鞭后揮,使一招“夜闖三寨”,當的一聲響,將流星錘擋了回去。

  他和花蓋兩人兵刃一交,只覺二人的招數并不如何精妙,內力也是平平,一轉頭,但見那逍遙子仍是靠在樹上,手持旱煙管,瞧著眾鏢師將太岳三俠為在垓心,竟是絲毫不動聲色。周威信心中一驚:“待等那人一出手,我稍遲片刻,便要無法脫身了。江湖上有言道:‘晴天不肯走,等到雨淋頭。’”回手將鐵鞭鞭梢在馬臀上一戳,坐騎發足狂奔,一瞥眼間,猛見逍遙子手一揚,較道:“看鏢!”身側風聲響動,黑黝黝一件暗器打到。周威信舉鞭一擋,拍的一響,那暗器竟黏在鋼鞭之上,并不飛開。他心中更驚:“這逍遙子果然是高手,連所使的暗器也大不相同。江湖上有言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這時坐騎絲毫不停,奔出了林子。周威信見身后無人追來,定一定神,瞧鋼鞭上所黏的暗器時,原來是一只沾滿了污泥的破鞋,爛泥濕膩,是以黏在鞭上竟不脫落。

  他更加吃驚,心想:“武林高手飛花摘業也能傷人,他這雙破鞋飛來,沒傷我性命,算得是手下留情。”一時拿不定主意,該當縱馬飛馳,還是靜以待變。忽聽得林中有人殺豬似的大叫一聲,接著一片寂靜,兵刃相交之聲盡皆止歇。周威信驚疑不定:“難道在這頃刻之間,眾鏢師和四名衛士一起遭到了太岳四俠的毒手?”

  忽聽得一人大聲叫道:“總鏢頭——總鏢頭——”聽口音正是張鏢師。周威信摸一摸背上包著鴛鴦刀的包袱,卻不答應。心道:“江湖上有言道:‘若要精,聽一聽;站得遠,望得清。’”過了片刻,又有人叫道:“總鏢頭——快回來!賊子跑了,給我們趕跑啦。”

  周威信一怔,心道:“那有那麼容易之事。”一拉馬韁,圈過馬頭,只見林中奔出名趟子手來,歡天喜地的叫道:“總鏢頭,點子走啦,膿包的緊,全不濟事。”周威信驚喜交集,道:“當真?”趟子手道:“大夥兒一擁而上,奮勇迎敵。那癆病鬼給張鏢師刀,砍得肩頭帶花,四個人便都跑了。”周威信眼見事情不假,心中大喜,縱馬回入林,說道:“林外有十來個點子埋伏,給我一陣趕殺,通統逃了!”說著這謊話時,不自臉上微微一紅,心道:“江湖上有言道:‘做賊的心虛,放屁的臉紅。’我可得定下神,別讓人瞧出了破綻。”

  張鏢師揚著單刀,得意洋洋的道:“什麼太岳四俠,原來是胡吹大氣!”眾鏢子和衛士縱聲大笑。周威信瞧著豎立在地上的那塊墓碑,兀自不明所以。忽聽得林子后面傳來“唉喲,哎喲”的呻吟之聲。周威信道:“是受傷的點子!”眾人一陣風般奔了過去。聽那呻吟聲是從一片荊棘叢中發出,數十人四下散開,登時將棘叢團團圍住。周威信喝道:“小毛賊,快出來吧!”棘叢中呻吟聲卻更加響了。周威信手一揚,拍的一聲,一枝甩手箭打了進去。里面那人“啊”的一聲慘叫,顯已中箭。

  兩名趟子手齊聲歡呼:“打中了!總鏢頭好箭法!”提刀搶進,將那人揪了出來。眾人一見,面面相覷,作聲不得。

  原來那人卻是押解鏢銀的大胖子汪鹽商,衣服已給棘刺撕得稀爛。江湖上有言道:“十個胖子九個富,只怕胖子沒屁股。”這個大胖子汪鹽商屁股倒是有的,就是屁股上赫然插了一支甩手箭!

  太岳四俠躲在密林之中,眼見威信鏢局一行人走得遠了,這才出來。花劍影撕下一塊衣襟,給逍遙子裹扎肩頭的刀傷。常長風道:“大哥,不礙事嗎?”逍遙子道:“沒事,沒事!咱們好漢敵不過人多,算不了什麼。”花劍影道:“我早說敵人聲勢浩大,很不好斗,二哥偏要出馬,累得大哥受了傷。”蓋一鳴道:“這批渾人糊涂得緊,聽得咱們太岳四俠響當當的英名居然不退,那有什麼法子?”逍遙子道:“這也怪不得二弟,要劫寶貝嘛,總得找鏢局子下手。”常長風道:“現下怎生是好?咱們兩手空空,總不能去見人啊。”

  蓋一鳴道:“依我說……”話猶未了,忽得聽林外腳步聲響,有人自南而北,急奔而來。蓋一鳴探頭一望,下垂的眉毛向上一揚,說道:“來的共是兩人!這一次咱們兩個服侍一個,管教這兩只肥羊走不了!”常長風道:“對!好歹也要弄他幾十兩銀子!”捧起了墓碑,抱在手里。原來他外號叫作“雙長開碑”,便以墓碑作兵器,仗著力大,端起大石碑當頭砸將過去,敵人往往給他嚇跑了。至于墓碑是誰的,倒也不拘一格,順手牽碑,瞧是那個死人晦氣,死后不積德,撞上他老人家罷了。當下四人一打手勢,分別躲在大樹之后。

  那兩人一前一后,奔進林子。前面那人是個二十七八歲的漢子,手執單刀,大聲喝罵:“賊婆娘,這麼橫,當真要殺人麼?”太岳四俠一怔,瞧后面追來那人卻是個少婦。那女子背上負著個嬰兒,手執彈弓,吧吧吧吧,一陣聲響,連珠彈猛向那壯漢打去。那壯漢揮單刀左檔右格,卻不敢回身砍殺。逍遙子見一男一女互斗,喝道:“來者是誰?為何動手?”蓋一鳴一聲口忽哨,四人齊從大樹后奔出,喝道:“快快住手。”那壯漢向前直沖,回頭罵道:“賊婆娘,你這般狠毒,我可要手下無情了!”那少婦罵道:“狗賊!今日不打死你,我任飛燕誓不為人。”

  便在此時,太岳四俠已攔在那壯漢身前。少婦任飛燕叫道:“林玉龍,你還不給我站住?”林玉龍對阻在身前的常長風喝道:“閃開!”頭一低,讓開身后射來的一枚彈丸,只聽得“哎喲”一聲,彈丸恰好打中了常長風鼻子。常長風大怒,罵道:“臭婆娘!你打中我啦!”任飛燕道:“打了你又怎樣?”吧吧兩響,兩枚彈丸對準了他射出。常長風高舉墓碑,擋了個空,兩枚彈丸一中胸口,一中手臂,不由得手臂一酸,墓碑砰的一響掉在地下,“哎喲”一聲,跳將起來,原來墓碑顯靈,砸中了他腳趾。

  蓋一鳴和花劍影見二哥吃虧,齊向任飛燕撲去。任飛燕拉開彈弓,一陣連珠彈打出。蓋一鳴眉心中了一彈,花劍影卻被打落了一顆門牙。蓋一鳴大叫:“風緊!風緊!”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网络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