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必勝之戰

時間:2019-09-2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古龍 點擊:
獵鷹·賭局(全文在線閱讀) >>  追殺 》 必勝之戰
 
  秋,深秋,木葉蕭蕭。蕭瑟的秋風穿林而過,聽起來就像是剛從仇人咽喉間劃過的刀風一般。
  山間的小路上落葉滿徑,秋林中杳無人蹤,連鴉群都飛得一只不見,卻有一個人高臥在一棵棗樹的枝丫間,手里倒提著一只羊皮酒袋,風吹木葉,簌簌的動,他的人仿佛也在隨風搖曳。
  一個頂禿如鷹,目光也銳利如鷹的人,卻有一只獵犬般的鼻子,一雙狡兔般的耳朵,一個如駱駝般的胃,和一雙狒狒般強而有力的大手。
  他的情人胡大小姐曾經形容過他——
  “這個人就像是很多種野獸混合成的,人的成分反而很少,也許只有一張嘴,因為只有人的嘴才有這么好吃,而且吃得這么挑剔。”
  對于這種評論,他從來不予反駁爭辯。
  ——一個男人如果要和女人爭辯,就好像要和一條狗搶肉骨頭。
  這個人當然就是卜鷹。
  山路上居然又有人來了,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衣衫的年輕人,白衣如雪,一塵不染,背后斜背著一柄烏黑劍鞘的長劍,配著同色的絲條,和一雙用削過的小牛皮制成的黑色短靴。
  這個看起來就像是個春秋佳日在仆從陪伴下出來行獵的貴公子,可是他的神情卻極謹慎,行動更輕健矯捷,走在干枯的落葉上,發出來的聲音絕不會比一只松鼠大很多。
  他的目光更銳利,也跟卜鷹一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只鷹。
  他很快就看見了卜鷹。
  魁偉的身子穿著件柔軟而貼身的黑絲長袍,赤足上套著雙帶著異樣光澤的多耳涼鞋,手里一袋羊乳酒,像一片云一樣斜臥在樹梢。
  這么樣一個人會是誰?
  年輕人笑了,笑容純真而帶著稚氣,在一張飽經風霜的臉上,驟然出現這種笑容,就像是烏黑云層中忽然出現了陽光。
  “卜先生?”他問,“卜鷹?”
  “是的,我就是卜鷹。”懶洋洋的喝了口羊乳酒之后,卜鷹才反問,“白荻?白荻花?”
  “是。”
  卜鷹大笑:“你一眼就認出了我,我也一眼就認出了你,看來我們兩個都可以算是名人。”
  “尤其是我,最近好像更有名。”白荻苦笑,“如果閣下是在這里等著我的,我也不會奇怪。”
  “我為什么要等你,難道我還想拿你的人頭去領賞金?”
  他把羊皮酒袋拋給了樹下的年輕人,酸酸的羊乳酒,一下咽喉,就變成了一道烈火。
  “我只不過是來看看的。”卜鷹說。
  “看什么?”
  “看人殺人,看殺人的人。”卜鷹說,“那都比殺人有趣得多。”
  “這里有人殺人?”白荻問,“這里有殺人的人?”
  “現在沒有,很快就有了。”
  “有殺人的人,當然就有被殺的人。”
  “當然!”
  “你看我像哪種人?”
  “我看不出。”
  卜鷹接過年輕人拋上去的酒袋,又喝了兩大口,”我只看得出這里是個好地方,無論要殺人還是被殺,都是好地方。”
  “你還看出了什么?”
  “我若是被人追殺,逃到這里,一定會停下來,因為前面的那段山路很難走,能進到這里來的人,絕不會太多。”非但不會太多,甚至可能只有一個。”
  “所以我就會等在這里,先觀察好地形和地勢,選擇好一個一出手就能制敵機先的地方,先取得優勢,”卜鷹說,“高手決勝負,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然后呢?”
  “然后我也許會設下一些小小的陷阱,兵不厭詐,在生死之戰中,更不妨用一點手段。”卜鷹說,“這也是兵家常事。”
  “所以你并不想管這件事。”
  “我說過,我只不過是來看看的。”卜鷹說,“所以從現在開始,你不妨就把我當作一塊石頭,一段樹枝,你盡管做你自己要做的事,就好像根本沒有我這個人存在。”
  白荻立刻用一種很肯定的態度說:“好,我相信你。”
  暮云四起,升于腳下,天色已漸漸暗了。
  卜鷹早已閉上眼睛,仿佛已睡著,白荻做了些什么事,他好像真的完全不知道。
  可是現在他卻忽然問白荻:“你已經準備好了?”
  “嗯。”
  “現在你對這一戰已經有幾分把握?”
  “現在我只想喝口酒。”
  “慶功酒?”
  “對,慶功酒。”
  “決戰之前,先喝慶功酒。”卜鷹問,“難道你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
  白荻微笑,喝酒。
  “你會不會低估了你的對手?高估了自己?”
  白荻帶著微笑,很平靜的說:“我這一生,如果有一次把這一類的事估計錯誤,只要有一次,現在我早就已是個死人了。”
  高手決戰,如果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對手,無論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種不可原諒的致命錯誤。
  卜鷹看著樹下的年輕人,眼色中帶著種非常奇怪的表情。
  “那么現在你就等著殺人吧。”卜鷹說,“我相信要殺你的人已經來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网络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