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寬恕

時間:2019-09-2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家同 點擊:
寬恕

 
  我去非洲旅行之前,很多人推薦我去一個小鎮。這個小鎮的原名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大多數人就叫這個小鎮K.S.,也沒有人了解它為何有這個綽號。這個小鎮最大的特點是它的郊外有很好的灌溉系統,還有相當多的樹木,據說,這里是非洲樹木最密的地方,而這些樹都是近年來種的。灌溉系統當然不是新的,但是維護得很好,所以當地不缺水,農作物也因此生長得不錯。
 
  我到了這個小鎮以后,發現好多地方都以K.S.命名,很多飯店叫作K.S.,當然為了區別起見,也會加一些字在前面,有一家飯店叫作East K.S.,我猜想大概還有West K.S.。我在街上閑逛了一陣,看到一家咖啡館,叫作K.S.Cafe,里面布置得很好,還有冷氣,我就進去坐坐。
 
  老板是個中年人,很和氣,會講英語,他問我從哪里來,我說我是從臺灣來的。他一聽到臺灣,立刻神情一變,一再向我打聽臺灣的情況,是完完全全的臺灣迷。我在非洲旅行,過去從未碰到有人對臺灣如此有興趣,大多數人根本搞不清楚臺灣在哪里,他對臺灣如此有興趣,當然也令我非常高興,頗有受寵若驚之感。
 
  我發現這位老板話很多,就趁機問他為什么這個地方到處都有K.S.的字樣,老板這下就更加興奮了,給我講了下面的故事。
 
  很多年前,有一個來自臺灣的年輕人到這個小鎮做義工。這位年輕人是工學院學生,他在這里待了一年之久,一年內,他教會了很多學生如何使用機械,這些機械都是他設法從臺灣運來的,當地的高中接受了這些機械,教育水準大為提高。
 
  雖然這位年輕人力求過得和當地人一樣,大家仍然知道他是當地最富有的人,他有計算機、手機、數碼相機,他還捐了好多視聽器材給學校,這些器材都是當地學校買不起的。
 
  那所高中的校長有點擔心他在外面會被搶劫,就叫他住到學校里去。在那里,他和學生一起吃飯,而且晚上還教學生一些技術。可是,有一天,歹徒進入他住的地方,除了將他的物品洗劫一空以外,還殺害了他。
 
  這位年輕人的死亡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發現。警察來了,也查不出所以然。這個小鎮的居民悲傷至極,因為他們沒有想到,劫匪居然會殺害如此善良的人。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不是本地人干的,但是小鎮居民因此承受了莫大的損失,他們失去了一位好的老師,也失去了那些有價值的機器。誰會保養這些機器呢?如果機器老舊了,誰會再給他們新機器呢?
 
  小鎮居民以最快的速度將噩耗告訴了年輕人在臺灣的家屬,出乎意料的是,年輕人的家屬似乎早有預感。雖然非常難過,但年輕人的父母表現得很鎮定,并且立刻趕來參加兒子的葬禮。
 
  小鎮居民當然都參加了年輕人的安葬儀式。年輕人是天主教教徒,小鎮所屬的國家是天主教國家,所以可以在教堂里舉行安葬彌撒。這次彌撒祭語是中文的,圣歌也是中文的。在彌撒結束的時候,年輕人的父親向大家講話:他的兒子在一個多月以前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認為極有可能會有人來搶他的財物,而且他也極有可能失去生命,所以他寫了一封信給父母,請他們心里有所準備,萬一他在非洲去世,他們一定要原諒殺害他的人,兇手如果不是如此貧困,絕對不會淪為盜匪。
 
  那位年輕人除了要求他的父母心中不要有仇恨以外,還要求他的父母做一件事。年輕人認為非洲最缺乏的基礎設施是灌溉系統,他知道他的父母很有錢,希望他的父親能夠出一筆錢來為這個小鎮建造一套灌溉系統。他跟小鎮的官員談過,他們知道灌溉系統的重要性,但是一直苦于沒有經費。年輕人還希望他的父親為小鎮種植一片防護林,以防止小鎮逐漸沙漠化。
 
  年輕人的爸爸在葬禮上承諾,一定會完成兒子的遺愿。
 
  最令大家吃驚的是:這位父親展示了一幅書法,上面寫了兩個中國字,小鎮的居民完全看不懂。他解釋這兩個字是“寬恕”,他要將這幅字送給兒子生前服務的學校。
 
  校長接受了這幅字,以后一直把它掛在校長室里面,但是大家不會念這兩個字,也知道念來念去總不對,后來,有一位老師說:“我們就用K.S.來代表這兩個字吧。”從此,這所高中改名為K.S.高中,這所高中所在的街道也改名為K.S.街,小鎮唯一的診所改名為K.S.診所,可想而知的是,有些飯館和咖啡館也改名為K.S.飯店、K.S.咖啡館。
 
  為什么小鎮居民對K.S.這兩個字感覺如此之好?因為年輕人的父親不但沒有對他們口出怨言,還真的派人來考察地理環境,小鎮因此有了一片又長又寬的樹林,小鎮居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樹林。灌溉系統建成以后,不停地有來自臺灣的農業專家教他們種植適合的農作物,小鎮居民的生活改善了許多。
 
  我找到了K.S.高中,不好意思冒冒失失地進入校長室,所以沒有看到“寬恕”這兩個字,可是我找到了年輕人的墓。墓地在一片青草中,只有一塊銅牌,上面刻著K.S.兩個字,沒有死者名字,也沒有死者的生卒日期。據說,這是年輕人父母的愿望,他們希望大家永遠記得的是他們的兒子有寬恕的美德,他們知道小鎮居民已經將K.S.等同于寬恕,所以墓碑上只有K.S.兩個字。小鎮居民并不知道年輕人何時出生,但是都記得他是哪一天去世的,每年的那一天,總有人會在這片青草地上放滿鮮花。
 
  在歸途的飛機上,我睡著了,我夢到我坐的飛機是K.S.號,屬于K.S.航空公司的,而且是向K.S.城市飛去。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网络搏彩